大洋新聞 時間: 2014-02-18來源: 信息時報 作者: 黃熙燈 養雞戶謝錫祥的一棚即將可出售的活雞,遇到市場休市兩周,無人前來收購。
  □專題撰文 信息時報記者 黃熙燈 通訊員 穗農信
  專題攝影 信息時報記者 葉偉報
  2月15日,廣州開始了史上最長的禁售活禽規定,所有禽類市場開始休市,將持續兩周時間。
  為減少損失,1萬多只活雞年前被迅速“處理”掉,但仍虧損7萬多元;原本不好的銷路遭遇休市,15000餘只活雞隻能圈在養雞場,僅飼料每天就要“燒”掉7500元錢;活雞賣不掉,飼料錢沒辦法給,飼料店被拖欠200萬元,無力再進貨……記者連日走訪發現,受H7N9和禽類市場休市影響,不僅廣州家禽業從生產到銷售大受打擊,與其相關的飼料行業也不可避免地被牽連。
  養雞21年這次輸最慘
  不到一年虧了近40萬
  “我是兩頭黑。”養雞場老闆謝嘉民(化名)告訴記者,去年4月前後H7N9爆發期間,他正養著4萬多只雞,因降價處理,虧了30多萬;去年11月,他看市場行情不錯,雞價回升,他又買了1萬多羽雞苗,原指望靠這些雞賣點錢,恢復元氣,沒想到雞苗長大可以賣時,H7N9又來了——因此虧了7萬多元。
  53歲的謝嘉民是從化天平鎮高埔村人,從1993年開始養雞至今。謝嘉民說,養雞21年,他遭遇過1997年禽流感、非典以及去年和今年的H7N9等多場“風波”,每次“風波”都給他的養雞業帶來了不小的損失,但這兩次的H7N9疫情給他的打擊最大。
  “不到一年虧了近40萬,想翻身都難嘍!”謝嘉民一臉苦笑地說,兩次巨虧,不僅把他20幾年所賺的錢都虧掉了,連徵地得來的本錢也虧掉了,還欠了一屁股債。謝嘉民稱,經歷去年的H7N9打擊後,他原本不再打算養雞,但去年10月看到一則消息說國內已經研究出H7N9疫苗,再加上當時雞價不錯,急於翻身的他就東湊西借,把雞場重新弄了起來。沒想到,不到一年的時間,H7N9再次來襲。
  “養雞20多年,這次輸得最慘。”謝嘉民感嘆道,現在年紀大了,想去打工都沒人要;繼續種田吧,僅有的一點土地也給徵了,無地可種。
  遇休市萬隻雞賣不出
  一天吃掉飼料7500元
  在謝錫祥看來,同村村民謝嘉民還是幸運的,因為在休市前,謝嘉民順利賣掉了所有的雞,已將損失減到最低。而他自己,除了1000多只大雞正尋找銷路外,還有14000只中大雞圈在雞場,只要10來天,這些雞就可以上市銷售。
  “說好今天來拉貨,怎麼現在還沒到?”前天下午5點多,記者見到謝錫祥時,他正在自家的養雞場等待拉貨的客戶。其實,所謂的客戶,只是一個雞販,且要的雞不多,就幾百隻,價錢也便宜,每斤才2.6元。但在謝錫祥眼裡卻是一個好消息,因為可以給他帶來一筆不小的收入,至少眼前的生活費有了著落。
  “現在不是價錢的問題,是能否賣掉(雞)的問題。”謝錫祥說,2.6元一斤賣雞,一隻雞至少虧10元,但在目前來講,已是不錯的選擇。因為雞到了賣的時候賣不掉,每多養一天就開始少賺錢,10天以後就要虧本。
  謝錫祥給記者算了一筆賬:他現在養的15000只雞,每天每隻至少要吃掉2兩半的飼料,以每兩飼料2毛錢計算,一隻雞一天就要吃掉5毛錢,15000只雞一天就要吃掉7500元,10天就是75000元。而雞從雞苗買來到成雞賣掉,一般是65天。也就是說,15000只雞從買來到賣掉,僅飼料就要吃掉差不多50萬元,而這還不算上每隻雞苗2.5元的成本和場地租金、水電費、人工費等。
  “雞全賣掉虧50萬我都笑了。”謝錫祥說,他從20歲開始養雞至今,已有20年,除了養雞他什麼都不會,所以接下來無論怎麼樣,他都會繼續養雞。
  飼料店深陷“三角債”
  被欠200萬無力再進貨
  “我店里沒貨了,倉庫也沒貨了。”從化天平鎮一飼料店的老闆朱先生稱,由於雞沒有銷路,養雞場老闆沒錢付款就跟他賒賬,一來二去弄得他也沒錢進貨了。
  “我已被欠了200多萬元。”朱老闆苦笑著說,他現在深陷“三角債”:養雞場欠他的錢,他欠飼料廠的錢。如果沒有現金,飼料廠不讓進貨,他無奈之下也只好跟多年的客戶撕破臉:沒有現金,也別想拉走一粒飼料。
  “有養雞場老闆提出用雞換飼料,一隻雞抵10元。”朱老闆坦承,他很能理解雞場老闆的苦衷,也知道這種生意如果僅從交換上考慮是挺划算的,但他不敢接這種生意,因為眼下雞根本沒有銷路。朱老闆說,從他飼料店賒賬的有20多家養雞場,現在已有過半陷入破產的境地,剩下的也在苦苦掙扎。
  “不知道被欠的錢能不能收回。”朱老闆一臉無奈地說,如果養雞場能給現錢,他就用這筆錢去飼料廠幫其拉貨,否則就免談。“沒有現錢我也拉不到貨。”朱老闆說,其實飼料廠也被欠了很多錢,和他一樣,飼料廠也賒不起賬了。
  
  (原標題:“禁雞令”下的養雞戶)
創作者介紹

手錶

sr76srqib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